北安在线,北安新闻网,北安信息网,北安信息港,北安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北安特产 >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所长徐义刚:“别人出差带土特产 我们出差带石头”

时间:2018-01-14 06: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所长徐义刚:“别人出差带土特产 我们出差带石头”,

(原标题: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所长徐义刚:“别人出差带土特产 我们出差带石头”)



新快报记者 王娟 夏世焱 见习记者 黄驰波 实习生 张毓莹

一个转动的蓝色地球仪,书柜下的纸箱装着大大小小的石头,这是中国科学院新晋院士、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所长徐义刚办公室的一角。51岁的徐义刚主要从事地幔岩石学、地球化学和深部动力学研究。

“我的工作就是到野外去找石头。”徐义刚幽默地表示,“别人出差带土特产,我们出差带石头。”

谈起石头,徐义刚如数家珍,“这是在咱们国家****连池发现的火山岩,距今200年。”徐义刚又举起一块,“这是南非科马提岩,也是最老的火山岩,裂纹很特别,你猜猜它有多久的历史?”未等记者回答,徐义刚微微一笑,“这一块距今已经35亿年了。”

回国后选择来广东 笑言这是**情的力量

自1995年来广州,岩石学教授徐义刚在广州已经待了22年,这里已是他的第二故乡。11月28日,凭借在地球化学领域的杰出贡献,徐义刚被增选为2017年中国科学院地学部院士,也是今年广东入选的三名院士之一。

“听到消息时我正好在外地参加一个学术论坛。现在不是有微信嘛,群里很多人给我发消息。”11月29日下午,回忆起获知消息那一刻,徐义刚表示,“还是很高兴的。”

对于这个喜讯,与徐义刚共事超过十年的广州地化所高级工程师徐文新表示并不意外。“他的学术成就很高,在SCI的论文有130多篇,他人引用达3600余次,入选美国信息科学研究所基本科学指数地学高引用率科学家目录。”

1966年,徐义刚出生于江苏常熟一个农民家庭,并在常熟中学度过了中学时代。在徐义刚的高中班主任高成章印象中,他读书时很自律,也很谦虚。1983年,徐义刚前往浙大地质学专业求学。后在**国巴黎第七大学获得**士学位。

回顾在欧洲的留学经历,徐义刚坦言,“我是农民的孩子,父母并不识字。但我也比较幸运,读研究生时获得了国家公派留学的机会。留学让我接触到世界一流的科学家,我在英国和**国求学时的两位**士后导师给我的帮助很大,让我较早地接触到了当时地质学的研究前沿,包括一些先进的仪器。”

1995年底,学成后的徐义刚决定回国。毕业后的他目标很明确:“我其它的不会做,只会做研究,比较执着于这一点。”

提起回国后选择来广东,徐义刚笑着坦言是**情的力量。“我太太当时在广州,所以我就跟随她来了。”在给当时广州地化所的所长写了封信,徐义刚飞到广州,进入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

这一待,就是22年。

野外考察风餐露宿 静下心来做基础研究

刚回国时,国内地球化学领域研究条件相对落后。徐义刚说:“当时在硬件上确实落后一些,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要有一份工作静下心做研究就好了。”

徐义刚认为相比其它学科,陆地研究起来其实很难。“我是做火山研究的,用火山岩石来发现地球的历史。现在人类科技海洋最深可以探测到马里亚纳海沟,飞船可以到月球,但陆地因为不可入**,目前世界陆地打钻最深处只有12公里。”

从事地球化学工作,常常需要坐“冷板凳”,静下心来做基础研究。对于地质工作者而言,野外考察是一项基本功。过去,徐义刚一年通常有三个月以上的时间在野外考察。“十五年前云贵川地区很多地方都没有路,我们考察队从早到晚要爬好几座山,忙着采样、考察,晚上常常要工作到十一二点。”

“还有一次,我印象深刻,我们团队到西藏去,很多地方是无人区。一个星期都是靠吃一些半成品食物来填肚子,一个星期后出来洗了个澡,待一天以后再进去。”

常年的野外考察与钻研锻炼了徐义刚的体魄。在别人看来枯燥甚至危险的工作,徐义刚却觉得津津有味。“我不觉得地球化学枯燥,我们很多同事都要风餐露宿住帐篷,很正常的。我喜欢到不同的地方去考察,去找石头。”

通过考察我国东部岩石圈的地质和地球化学证据,徐义刚向学界揭示了中国东部上地幔的型式。提出岩石分类方案,揭示了地幔柱活动方式对矿产资源形成的关系。2013年,徐义刚获得李四光地质科学奖地质科技研究者奖。

而早在1999年,33岁的徐义刚就因潜心科研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时隔18年徐义刚仍感慨,“当时获得杰出青年对我是一种很重要的激励。”他补充道,“我取得的这些成就,都离不开广州地化所淳朴的学术氛围。我们研究所20年来培养了30个杰出青年获得者、两个院士。大家都是靠实力说话,讲究学术至上。”

给公众做科普讲座 致力于地化学科科普与推广

2010年起,徐义刚接棒担任地化所所长。在学生和同事眼中,对于学术他很较真,“比较严厉。”

近年来,徐义刚致力于地化学科在民间的科普与推广,为了让公众更好地了解地质科学,他走上讲坛给公众做科普讲座。此外,广州地化所设立了一间免费科普馆,“我们有专门的开放日,每年会接待几千名的中小学生到馆内来参观。”

展望当选院士后的工作与生活,徐义刚表示,“当选院士后,我希望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坚持我目前的学术方向,有条不紊地把学术工作做好,同时能留一些时间去野外考察。”

对话徐义刚

我业余时间会打打乒乓球,听英文歌

新快报:得知入选院士后,第一时间与谁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徐义刚:说实话,公布之前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刚好工作需要去考察野外地质,稍稍远离了这些方面的事情。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消息的。家人很关心我,我第一时间就告诉他们了,他们也很高兴。但我老家的亲戚有些不知道这些,所以跟他们详细解释了一下。

新快报:你承担了多个国家项目,并且要管理两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如何平衡繁重的工作与生活?

徐义刚:这个的确是很难。我现在****与教学要双肩挑,出差也比较多。我以前很瘦,现在压力大了变胖了。这都是对我的挑战。我会抽一点业余时间打打乒乓球,一个是听英文歌曲。我喜欢卡朋特,也比较喜欢beyond乐队。当然这也离不开家人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也支撑不下去。

新快报:目前我国的地质科学研究在****上处于什么水平?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